乔布斯怎么走的(苹果公司老板是谁?)

乔布斯怎么走的(苹果公司老板是谁?)乔布斯去世的时间越长,我们就越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留下的和带走的区别。

现在,乔布斯已经去世十年了。

十年后,他创立并塑造的科技公司已经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企业。在过去的十年里,iPhone的销量超过了20亿部。尽管人们一再批评苹果失去了创新能力,但这并不妨碍其新产品畅销全球。新任CEO蒂姆·库克(Tim Cook)已经在很多方面证明了自己是乔布斯的合格接班人,只有一个例外——乔布斯“扭曲现实力场”的个人魅力,而这种魅力聚集了苹果的光环和粉丝的狂热情怀。

马克斯·韦伯把权力分为魅力型权力和职位型权力。前者有着非凡的品质和个人魅力,就像古代的宗教先知和战争英雄。而后者则是因为职务的权力。乔布斯显然属于前者。

没有乔布斯,苹果依然是由一流CEO运营的一流科技公司。“我们提倡简单而不是复杂。我们认为,我们需要拥有和控制我们制造的产品背后的重要技术,并且只参与那些我们可以做出重大贡献的市场……”正如库克曾经在一次分析师会议上所说,“无论谁在做什么工作,这些价值观已经深深植根于这家公司。”

在今天的苹果,乔布斯的影响力依然随处可见。只是那个曾经让人如此疯狂的人,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他带走了什么?

近两年苹果的发布会,受疫情影响,转向播放预先录制的视频。没有“翻车”的场面,没有观众的欢呼和掌声,也没有标志性的“还有一件事”的惊喜时刻。很多产品甚至没有发布就直接在官网上架了。人们会为苹果产品的设计、性能甚至更低的价格买单,但这些产品不再让他们觉得与某人有联系。

被拿来与爱迪生、福特甚至达芬奇相提并论的乔布斯,曾经是苹果的心病,也是苹果的光环。他用自己传奇不羁的一生,让冰冷的科技产品和科技企业有了强烈的个性特征。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灵魂重返天堂十年后,苹果在他冷静而严肃的继任者库克的带领下,继续在地球上前行。

“敬疯狂的人……”

“敬疯狂的人。他们是独特的。他们目中无人。他们制造麻烦。它们不合适。他们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他们不喜欢墨守成规。他们不想满足于现状。你可以赞同他们,反对他们,赞扬或诽谤他们。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它们。因为它们改变了平凡的事物...他们推动人类前进。他们在别人眼里可能是疯子,但在我们眼里是天才。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变世界。”

这部名为《Think Different》的广告片不仅是苹果走出死亡边缘的丰碑,也是乔布斯一生的写照。鲜为人知的是,在这个广告片正式发布之前,苹果其实准备了两个配音版本。一个版本由演员理查德·德莱福斯配音,另一个版本由乔布斯本人配音。

在广告播出前的最后一刻,乔布斯决定使用德雷福斯的版本。“如果你用我的声音,人们发现后会认为这是一个关于我的广告。”他告诉广告公司,“但不是这样。那是关于苹果的。”

直到乔布斯去世三天后,这个之前从未公开过的版本才在苹果公司举办的追悼会上公之于众。广告中对“疯狂的家伙们”的描述、向往和喜爱,在乔布斯的声音中也变成了他自己的“自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商业广告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一个关于乔布斯的广告。

乔布斯,以及乔布斯时代的苹果,本来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乔布斯把自己的方方面面都渗透到了苹果的基因里。苹果的成功也让乔布斯的价值得到了世界的认可,进入了历史的“名人堂”。

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一些关于乔布斯的轶事。有些故事催人奋进,有些展现了一个天才背后疯狂甚至不堪的一面,有些神化了主人公,有些则随着时间的推移展现了乔布斯超越时代的可贵精神。

乔布斯去世十年后,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乔布斯,以及他留在苹果和世界的印记。

艺术家在硅谷长大。

“年轻的时候,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适合人文学科的人,但是我喜欢电子设备。”在沃尔特·艾萨克森为乔布斯传记所做的第一次采访中,乔布斯回忆了他的童年。“然后我看到了我的一个偶像,宝丽来的创始人埃德温·兰德说的一些话,关于既擅长人文科学又擅长科学的人的重要性,所以我决定我要成为这样的人。”

回顾乔布斯人生的起点,无论如何都不能低估硅谷环境对乔布斯人生的影响。被亲生父母抛弃的乔布斯,因为养父母在硅谷长大。1938年,斯坦福大学电气工程系的两位毕业生比尔·休·朴正苏(Bill Hugh Park Jung Su)和大卫·帕卡德(david packard)以538美元的启动资金,在帕洛阿尔托的一个小车库里开始了电子仪器的研发工作,并于次年元旦成立了这里的第一家高科技企业惠普公司。后来,这个车库被加州政府认定为硅谷的发源地。

在乔布斯成长的街区,很多邻居都是惠普的员工。即使多年以后,乔布斯仍然记得他从父亲和邻居那里受到的影响。当时,与乔布斯家相隔七户的拉里·朗(Larry Lang)是一名典型的惠普工程师,他让乔布斯着迷于一个用来组装无线电设备的Heath工具箱。

“这让你意识到,你可以组装和解决任何问题。等你做好几个收音机之后,你会看到目录里的电视机,你会说,这个我也能做,就算你真的不做。”乔布斯回忆道,“我很幸运,因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父亲和Heath Toolbox让我相信我可以做出任何东西。”

当年轻的乔布斯真的做了一个频率计后,他发现自己需要一些惠普制造的零件。于是,他拿起公共电话簿,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给惠普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比尔·休·朴正洙打电话。乔布斯和他谈了20分钟,得到了这些零件,并在高一暑假得到了在惠普工作的机会。

这可能是乔布斯第一次展示他的“与众不同的想法”,但同样重要的是,当时硅谷开放平等的社会氛围也给了乔布斯这样一个年轻男孩崭露头角的机会。

乔布斯出生后的第三年,8名年轻的工程师集体从硅谷的一家半导体公司辞职,成立了仙童半导体公司,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后来成为美国半导体产业的摇篮。包括著名的AMD、Intel在内的100多家公司都是飞兆前员工创办的,这些公司都植根于硅谷,赋予了“硅谷”的意义。

乔布斯十岁的时候,已经创办了英特尔的戈登·摩尔提出了著名的“摩尔定律”:一个集成电路中可以容纳的晶体管数量大约每18个月就会翻一番。这意味着处理器的性能也将呈指数级增长。摩尔观察到了潮流的方向,这股潮流将在未来几十年把包括乔布斯在内的潮流引领者推向技术、财富和影响力的巅峰。

苹果第一个“科技商人”

“他真的不太懂技术,但他有一种惊人的天赋,知道什么可以成功。”这是同行比尔·盖茨在相识30年后对乔布斯的评价。在了解乔布斯的人中,持相同观点的不在少数。

尽管他是站在科技与人文交汇点的巨人,尽管乔布斯对科技产品的影响力可能比任何一个工程师都要大,但很难承认乔布斯不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工程师,至少在去掉粉丝的神化滤镜后,与苹果的另一位创始人沃兹尼亚克相比是这样。

“苹果电脑公司”于1976年在车库里正式成立。前两款产品Apple I和Apple II都是沃兹尼亚克设计的。后者甚至成为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最畅销的个人电脑。在公司成立后很久,Apple II仍然是为公司贡献销量最多的产品。

但与害羞内向的工程师沃兹尼亚克不同,乔布斯在商业上有着更多的热情和天赋。比如,乔布斯说服沃兹尼亚克不要在计算机爱好者团体家酿计算机俱乐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分享自己设计的计算机原理图,而是自己制作主板并出售。

“每次我设计出很棒的东西,史蒂夫都会找到赚钱的方法。”沃兹尼亚克回忆道,“我心里从来没有想过卖电脑。史蒂夫说的。把这些给大家看看,卖一些。”

多年以后,面对没有乔布斯的苹果,很多人会嘲笑蒂姆·库克是“科技商人”,是“商业天才”。但是,我们必须承认,苹果的第一个“科技商人”就是乔布斯本人。

在给两家合作伙伴成立的小公司命名时,乔布斯在最后时刻提出了“苹果”这个选项。除了他正在吃水果餐的灵感之外,乔布斯说,“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有趣,充满活力,不可怕。苹果削弱了‘电脑’这个词的活力。”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些实际作用:以A开头的“Apple”在电话簿中的排名相当高。

幸运的是,不太懂工程的乔布斯凭借自己的辨别能力和出了名的坏脾气,得以成为苹果独一无二的领导者,身边聚集了一批“一流员工”,而那些受不了乔布斯残酷的诚实和喜怒无常的待人方式的人则“优胜劣汰”。

在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的《乔布斯传》中,几十个最受乔布斯虐待的同事讲述了他们漫长而悲惨的故事,到最后,他们都说是他让他们做了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他创建了一个一流的员工团队。

其中包括早在1998年就成为苹果首席运营官的蒂姆·库克(Tim Cook),后来被称为乔布斯接班人的乔纳森·伊夫(Steve Jobs),苹果后来的首席设计师,以及其他许多软硬件领军人物。乔布斯在世的时候,他们更多的是隐身在他的身后,但是他们也为苹果的很多关键产品做出了极其重要的贡献。这恐怕也是苹果在乔布斯去世后还能继续发展的重要原因。

第一次和苹果说再见

乔布斯对产品细节的苛求和他绝对不友好的待人方式曾经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乔布斯对产品各种细节的打磨和苛求,往往导致项目在最后一刻被推后,严重耽误了产品发布的时机,同时也造成了成本的居高不下。即使产品最终上市,销量和口碑并不出众,但往往惨败。乔布斯空事事不顾他人感受的管理风格,也让他与其他高管的关系日益紧张。

苹果曾经在Pantone公司的帮助下确定所用塑料的颜色。该公司有2000多种不同的米色,但没有一种能让乔布斯满意,他随后想创造一种全新的颜色。在调整电脑机箱的设计时,乔布斯花了几天时间试图确认边角应该有多圆。这也让时任总裁的斯科特很不高兴,他“只是想尽快确定。”包括其他工作台的颜色,保修期的长短等。,使两者冲突不断。

矛盾终于在乔布斯和后来的CEO斯卡利之间爆发了。“你是想一辈子卖糖水,还是想抓住机会改变世界?”乔布斯说。对这位百事可乐前总裁印象深刻,他发现只要乔布斯在,他就无法真正管理苹果。当摊牌发生时,乔布斯不得不面对一个令人痛苦的事实:公司的大部分管理层和普通员工都站在斯卡利一边。1985年,乔布斯被自己创立的公司解雇。

这是乔布斯这辈子第二次被“抛弃”——除了斯卡利这样的外人,乔布斯的很多父亲都把他踢出了苹果。他们在创建和扩大苹果的过程中给予了乔布斯很多帮助和认可。现在,当乔布斯三十岁的时候,这些人就要抛弃他了。在后来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中,乔布斯称之为“毁灭性的打击”。

在离开苹果后的几年里,乔布斯继续自己创业,先是建立了NeXT电脑公司,然后收购了乔治·卢卡斯电影公司的电脑动画部门——并推动其成为后来著名的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有意思的是,一开始皮克斯的动画业务只是副业,主要目的是展示自己的硬件和软件有多好。

某种程度上,乔布斯并没有因为这种“毁灭性的打击”而改变。他对细节的追求使得NeXT的电脑和系统有很多高质量的细节,但其高昂的价格也使得其在市场上难以销售。但皮克斯的《玩具总动员》获得了巨大成功,被称为继米老鼠和白雪公主赋予动画色彩之后的第三次飞跃:赋予动画3D。不变的是,乔布斯依然是那个站在人文与科技交汇点的人。

方形方形方桌,用于保存苹果

《玩具总动员》的成功也促使当时已经危机四伏的苹果公司决定请回乔布斯。1996年,苹果的市场份额已经从80年代末16%的峰值下降到4%。在其他科技公司的股价因股市泡沫而不断上涨的同时,苹果的股价却在公司亏损下持续下跌。苹果管理层试图出售公司,但没有其他公司愿意接手。

回到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进入了他一生中最富有成效的阶段。他知道苹果之前问题的症结所在——那是和自己完全相反的另一个极端。"斯卡利引入了下层阶级的人和价值观,毁了苹果。"乔布斯的话极其难听,但似乎也是对的。“他们只关心如何赚钱——主要是为自己和苹果赚钱——而不关心如何做出优秀的产品。”

当时苹果的产品线已经很混乱了,连公司自己的人都不太能分辨出由复数组成的型号名称。乔布斯在一次大型产品战略会议上爆发。他抓起马克笔,走到白板前,在上面画了一条横线和一条竖线,做了一个有四个正方形的方桌。“这就是我们需要的。”乔布斯说。他把产品形态分为“台式”和“便携式”,另一端写着“消费级”和“专业级”。他们的工作是制造四个伟大的产品,每个网格一个。

会议室一片寂静。乔布斯开启了全面掌控苹果的时代。时至今日,你打开苹果官网,也会感叹他们提供的产品是多么的少。在某些页面上,还能隐约看到当年乔布斯画的四格表。

乔布斯始终认为,一个公司应该控制其产品的所有方面——从设计、硬件、软件到内容。在乔布斯极度专注的战略和独裁的统治下,苹果产品的开发过程不像流水线,从工程到设计,再到营销,最后到销售,而是同时工作。“我们的政策是开发高度集成的产品,这也意味着我们的生产流程也必须通过集成和协作来完成。”乔布斯说。

乔布斯对营销的重视也是非常罕见的。从“奇妙”的宣传活动开始,乔布斯每周三下午都会和他的主要代理商、市场部和公关部进行三个小时的自由讨论,讨论广告策略。“这种做法在乔布斯任职苹果期间一直延续。以至于与乔布斯共事超过30年的广告人李·克劳(lee clow)感叹道:“世界上没有一个首席执行官像史蒂夫那样对待营销。"

乔布斯的信条在计算机领域并不是最成功的。相比之下,比尔·盖茨的微软采取的开放生态策略,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行业影响力都更胜一筹。直到iPod、iPhone、iPad等产品引发的消费电子革命,乔布斯才最终证明自己是多么有先见之明。

“黄金十年”

如果只看营收、利润、规模等外在指标,2001年到2011年的苹果与之后的苹果相比明显相形见绌。然而,这十年也是乔布斯和他的苹果成为神的十年。与苹果历史上的任何时期相比,其重要性都是无可比拟的亮点。

2001年之前,有人发明了便携式音乐播放器。但这类设备往往外观简单,用户界面复杂。乔布斯带领苹果的工程师和设计师把按键设计换成了滚轮,小小的机身里放了1000首歌,却出奇的好用。

复杂的功能由计算机来完成,而iPod应该尽可能的简洁明了——人们的数字生活中心正在进入大变革的前夜。在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看来,iPod让苹果从一家电脑制造商转变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

更具革命性的变化是在iPod之后。2007年1月,在旧金山的Macworld大会上,乔布斯自豪地宣布Mac已经“改变了整个电脑行业”,iPod已经“改变了整个音乐行业”。然后,他进行了也许是历史上最吊人胃口的悬念:

“今天,我们将推出三款这一级别的革命性产品。第一个是宽屏触控iPod,第二个是革命性的手机,第三个是突破性的互联网通讯设备。”说完,他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继续说:“你明白吗?这不是三个独立的设备,而是一个设备,我们称之为iPhone。”

在iPhone上,乔布斯对产品的全方位掌控达到了顶峰:后盖不可拆卸,电池不可更换。最初的iPhone甚至没有应用市场——因为乔布斯不信任第三方开发者为iPhone开发应用。

在苹果因其封闭的生态、强制的应用内支付接口、30%的“苹果税”而在全球范围内饱受诟病甚至被起诉的当下,我们不应该忽视的是,这种包罗万象、严格封闭的产品思维也是乔布斯留给苹果最强大的基因之一。

事实上,也是在其他同事的争论下,乔布斯勉强接受了iTunes for Windows的开发,允许那些PC用户连接iPod,允许第三方开发者为苹果产品开发应用程序——这也被证明是一件革命性的事情。截至2021年6月8日,全球175个国家的6亿用户使用了AppStore,全球开发者从中获得了2300亿美元的收入。

毕竟他是凡人。

总是以“独裁者”自居的乔布斯,并不总是像他看起来那样自信,也从不怀疑自己。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当一个新的广告进入制作过程时,乔布斯往往会摇摆不定。他会打电话给代理,提出异议,要求取消。但他会被说服接受广告。他在iPhone4“天线门”中的表现也被很多人诟病为傲慢和推卸责任。一些让他抱有很高期望的产品最终被证明是一个失败的作品——许多错误就像他刚开始管理苹果时犯的那些错误一样。毕竟,乔布斯只是一个凡人。

每个人都有终点。

在与胰腺内分泌肿瘤斗争多年后,乔布斯终于渐渐失去了。在多次病休后,乔布斯于2011年8月正式辞去公司CEO一职,苹果也进入了后乔布斯时代。

在此之前,乔布斯的老对手盖茨毫无征兆地警告说:“(苹果)整合模式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史蒂夫在掌舵。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会在未来几轮中获胜。”

在与苹果的告别会上,当乔布斯听说惠普因为iPad的成功而不得不终止其平板电脑项目时,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高兴。“休·朴正洙和帕卡德创立了一家伟大的公司,他们认为他们把它交给了可靠的人。”他说,“但现在这家公司正在被拆分和摧毁。太悲哀了。我希望我能留下更强大的遗产,这样那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苹果身上。”

十年过去了,乔布斯曾经担心的事情显然没有发生。相反,苹果已经做大做强,在智能手表、真无线耳机等新品类的开发上,一次又一次证明自己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公司之一。乔布斯留下的基因还在,但所有人都知道,苹果和这个世界永远失去了乔布斯。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答应编辑许超校对陈宇燕。

原创文章,作者:助运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xuefunan.com/6939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