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辐射变异人真实照片(日本核废水我们还能活多久)

这名日本男子被迫延续生命83天。每天,他不得不看着自己融化,忍受撕心裂肺的痛苦。为了生存,他不得不乞求死亡,因为他暴露在过量的核辐射中,不会立即死亡。那是日本研究核辐射危害的难得机会!

今天,我们走近骇人听闻的“日本小笠村核临界事故”,了解核辐射究竟是如何侵蚀人体的。

核辐射变异人真实照片(日本核废水我们还能活多久)

1999年9月30日上午10点35分左右,三名工人正在东京东北方Shojimura的核燃料加工厂提纯铀。你没听错。人们可以在任何一个村庄找到核燃料加工厂,但我们想都不敢想。

正是因为这个燃料加工厂不够正规,才造成了悲剧。

按照标准流程,工人要将“U3O8”粉末倒入溶解塔中,用硝酸盐溶液溶解,然后通过管道将溶液输送到储存塔中进行最终的浓缩混合,从而制得成品硝酸铀酰。

然而,为了完成工作,早点下班,工人们决定跳过管道运输这一步,直接将富含U-235的硝酸盐溶液倒入带有不锈钢桶和漏斗的沉降罐中。一个人举着水桶,另一个人举着漏斗,还有一个人坐在大约四米开外的办公桌前。

他们根本不知道每一步的作用,也不知道辐射的危害,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工厂的相关培训,或者说,工厂就是一个黑作坊。工厂运营期间,除了一年两次的国检,从未接受过监管机构的检查。

当时,大多数核燃料加工厂已经配备了专业机器人来操作加工过程。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这家工厂不仅没有机器人,甚至让未经培训的员工操作。显然,蘑菇炸弹并没有给这个民族留下深刻的印象。

工厂成立三年了,什么都没发生。我们只能说他们是幸运的。可惜工厂里没有换机器人,但是他们换了生产流程,也就是我前面说的标准流程。

这有问题。什么都不懂的员工,遇到一个什么都不解释的新技术。谁知道管道运输这一步的作用是什么?直接倒进去就完了?

于是两个工人把硝酸铀溶液一桶一桶地倒入沉淀罐,直到倒入第七桶,沉淀罐里突然闪过一道耀眼的蓝色闪光,将三人笼罩。

紧接着伽马辐射警报响起刺耳的警报声,“大内九”这个手持的漏斗离辐射源最近,只有60多厘米。他当场感觉呼吸困难,胃里一阵翻腾,在沉淀池里吐了出来。

他试图逃跑,但只跑了三步就倒在了地上。负责提桶的,只跑到更衣室就失去了直觉。连同情况稳定的第三人被送往医院急救。

遭受辐射最严重的大内九是首要救助对象。刚送来医院的时候,光看外表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除了接触漏斗的右手皮肤有点红肿,就像紫外线过敏一样,其他症状都没有。他看上去非常健康。

Ohuchi自己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还笑着跟医生开玩笑:我都等不及出院回家了。他不知道辐射对人体的危害,但负责治疗的医生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核辐射领域有这样一个结论:“见光就死。”这个结论意味着,当你受到辐射时,如果你能看到蓝光,你基本上就死了。之所以会产生蓝光,是因为放射性物质在空气体中电离燃烧,瞬间释放出大量中子。一瞬间产生的量高达数万伦琴,一个放射科医生一年接受的辐射只有0.3伦琴。

想象一下:无数颗原子大小的子弹射进了人体。人类虽然还完整,但细胞已经支离破碎,剩下的只有生存。

据调查,工人操作的沉淀池中的铀元素一旦积累到5.5公斤,就会进入核临界状态,产生链式核裂变反应。什么是核裂变?蘑菇是核裂变!

工人泵入沉淀罐的铀元素为16.6千克,远远超出临界安全质量。再加上工人违规使用沉降槽,下部有水套层冷却,无形中形成了中子反射层。反应产生的中子无法释放,最终导致反应加剧,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型核反应堆!

好在核临界事故引起的核裂变反应剧烈,但释放范围小!

距离辐射源65 cm时辐射剂量约为16 ~ 23gy;一米开外的辐射剂量约为6至10戈瑞;最远的只有2灰,8灰就够杀了。

当时,Ohuchi是世界上唯一遭受如此高剂量辐射的患者。

为了挽回声誉,也为了这个千载难逢的研究机会,日本集中了顶尖的医学专家组成医疗团队,投入最新的医疗技术,试图了解核辐射对人体的危害,并与之抗衡。

在没有任何医疗经验可参考的情况下,医护人员只能摸索对症下药,尽力维持大内长久的生命,而这就是大内长久煎熬的开始。谁也无法预料在接下来的83天里会看到什么可怕的画面。

首先出现异常的是他暴露在辐射源下的右手。刚开始只是有点红肿像过敏,并没有什么不适。然而,仅仅半天时间,就出现了发黑的迹象,接着就是肿胀和疼痛。

两天后,从右手开始,Ohuchi的皮肤表面开始溃烂脱落。最可怕的是,这种溃烂是单向的,坏死部分切除后没有新的皮肤再生。

验血结果是这样解释的:Ohuchi的血细胞中的染色体没有一条是完整的,有的断成了几段,有的粘在一起变异了,完全无法分辨它们原来的样子。

每个正常人都有23对染色体,按照数量顺序排列。只有这样,细胞才能正常复制。如果单个染色体有问题,那么复制的细胞也会有问题。这就是俗称的癌症,这也是接触辐射的人容易患癌的原因之一。

然而,欧哈奇的情况更为严重。他的染色体像一池碎玻璃一样破碎,连细胞最基本的复制功能都无法完成。老细胞不断死亡脱落,上面却没有新的细胞,于是Ohuchi的皮肤就会溃烂,脱落,无法修复。

换句话说,他体内所有需要不断分裂新细胞的器官都已经进入倒计时。

同时,负责人体免疫系统的白细胞也在快速减少,检测时不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彻底消失。那时,任何病菌都会导致大内长久的死亡。于是第六天,大内被转移到无菌室观察,再也见不到家人。

为了恢复他的免疫系统,增加存活的概率,医生决定对他的外周细胞进行移植,将正常情况下可以制造白细胞的血细胞移植到他的体内。

经过血液匹配,Ohuchi的姐姐符合移植要求,医生在第7天完成了移植手术。但这些细胞能否存活还是未知数,至少还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下结论。

接触辐射11天后,他全身开始出现类似手臂的症状,就像融化了一样。每次护士给他换纱布,都会有坏死的皮肉被撕掉。最后绷带没地方放了,体液大量渗出,但没结痂形成保护层。它一直在渗出。

护士只能通过给伤口上药来帮助Ohuchi减少外界的刺激。虽然皮肤已经坏死,但他的神经系统并没有罢工。这个过程很难用语言描述,哪怕是农历新年那一年,也就这样了。

35岁的Ohuchi整天痛苦地对着母亲吼叫,想让她带他回家。他不止一次要求医生结束他的生命,减轻他的痛苦。但医生只会尽力让他活下去,因为这不仅是他们的责任,也是医疗领域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除了要用一切手段让大内长时间活着,还要详细记录每一个治疗细节和身体反应,记录珍贵的实验数据。

短短十天之内,Ohuchi的身体内部也开始变得透明,肺部严重积水导致他呼吸困难。医生只能给他打呼吸机,注射大量麻药,让他一直昏迷。

从这一刻起,大内陷入了半死不活的状态,任由大夫定身,自己却一无所知。不管他是一时清醒还是睡着了,只有无尽的噩梦。

辐射后的第18天,传来了好消息。之前细胞移植非常成功,Ohuchi体内的白细胞数量接近正常人。他的免疫系统基本恢复了,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仅仅一个星期后,这些正常细胞就出现了异常,大约每10个细胞中就有一个被破坏,这与体内长期受辐射的细胞非常相似。

医生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只能猜测是因为辐射剂量过大,Ohuchi本身成为了辐射源,在不断攻击那些正常细胞。医生也无能为力,之前的努力都失败了。

辐射后的第27天,Ohuchi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他的肠粘膜开始脱落,而肠粘膜是吸收水分的重要部分。问题的后果可想而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Ohuchi开始出现严重的腹泻。医生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药物和技术都无济于事,症状反而更加严重,因为Ohuchi长时间没有吸收能力。

随着不断的腹泻,他的肠道、眼球、体表开始到处溢出体液和血液的混合物。如果只是外渗,现在就像开了水龙头,让人不敢直视。又转了很久,这次进了重症监护室。

医生每天都在不停地给他输血,给他做人工皮肤移植,但前者救不了,后者挂不了。很久没有人在大内露面了。每天流失10升体液,有时一天十几次。大内早已枯槁,没有了人类的模样,但医生仍不愿放弃。

也许他们已经知道结局了,但是长期牺牲一个大内,将来会救更多的人,当然也可能是祸害更多的人。

辐射第48天,身体各项机能停止运转,皮肤肌肉完全溃烂脱落,只能靠呼吸机和不间断输血存活。因为频繁输血,Ohuchi的心率开始频繁出现异常。为了给全身输送血液,他的心率一直保持在每分钟220次以上,负荷相当于马拉松运动员不间断的长跑。

这样的超负荷显然加速了心脏的寿命。辐射的第59天,Ohuchi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我本以为他会解脱,却被医生千方百计抢救过来。短短一个小时,医生与死神进行了三次较量,Ohuchi彻底解脱了。

他没有死,但是因为心脏多次停止跳动,大脑受到严重影响,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识。现在,只是一个会呼吸的瘫痪的腐肉。但是,医生还是不想放弃,只是为了收集更多核辐射对人体危害的数据。

在照射后的第65天,Ohuchi体内的移植细胞也发生了病变,并开始攻击难以更新的白细胞。医生开始不断注射人造血液药物,输送新鲜血液,但依然无济于事,白细胞数量再次归零。

医生们早已陷入绝望,只能继续想办法让Ohuchi喘着气,以获取更多的信息。或许是迫于外界压力,又或者后续的数据毫无意义。

在Ohuchi长时间暴露在核辐射下的第81天,医生终于决定放他走。和家人商量后,双方同意下次心脏停止跳动时不再抢救。

此时只剩下骨架上的干血肉糊了很久,整个人就像融化了一样,只剩下薄薄的一层包裹着器官。只有利用呼吸机不断波动的胸部才能看出他还活着。在辐射暴露的第83天,Ohuchi的心脏再次停止跳动,这是他最后一次。

在这83天里,他每天都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他恳求医生结束他的生命,但医生为了研究核辐射对人体的危害,强迫他继续生命83天。

他与另一名健康状况较好的工人有同样的遭遇。除了不断的疲惫,他至少是一个完整的人,但他仍然接受了致命的辐射。事故发生后的第221天,他因为肺炎停止了呼吸。

听了这个故事,很多人可能会想,医生这样做对吗?明明病人的结局已定,痛苦万分,唯有寻求解脱。但医生为了积累经验,强行更新生命,给病人强加不必要的痛苦。

当然,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

但别忘了这次事故的根本原因,显然是处理核燃料这项极其危险的工作。但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让未经培训的员工操作,最终酝酿了这起事故。

也许我们平时的工作没有他们的危险,但是小心一点总是对的,因为意外之所以叫意外,是因为它们总是让你措手不及。为什么不能从根源上避免它们呢?

“日本男孩遭受核辐射,83天看到自己融化,死时,比当年的农历新年还惨”

原创文章,作者:助运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xuefunan.com/6940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