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上的死尸(珠峰上的死尸为什么不弄下去)

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高达8848.86米,令人惊叹。不仅地形极其陡峭,环境也非常复杂。雪线高度约6000米,有高达数十米的冰崖,有步步陷陷的明暗冰缝,有危险的冰崩区。

自然条件的艰苦使得攀登珠峰异常艰难,甚至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但这丝毫不影响那些“勇士”攀登珠峰的热情。在过去的几十年里,4000多名登山者成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但也有300多人将生命永远留在了那座壮丽的雪山上。

珠峰上的死尸(珠峰上的死尸为什么不弄下去)

珠穆朗玛峰珠穆朗玛峰

“我们家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把她的尸体扔在珠穆朗玛峰上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显然我们不能把她带回来。”

数百具尸体被遗弃在通往珠穆朗玛峰的路上。这些人中有许多是各国最优秀的登山者,其中一些还是非常著名的探险家。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行动也是为国争光。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人的尸体好像都被“遗忘”了,没有人去把他们带回去妥善安葬?

“绿靴子”不忍直视,但攀爬从不停歇。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哪些困难和危险。

在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过程中,那些登山者首先要面对的是低温的侵袭。而且珠穆朗玛峰终年积雪,沿途的攀登道路非常平坦,容易滑倒。没有人知道他们脚下是什么。有时候,如果他们踩错了脚或者空,整个人就会立刻从上面掉下来。

往往,那些人坠落的地方,并不是松软的雪层,而是常年冻得极其坚硬的石头。这些石头有的甚至极其锋利,人一旦掉到上面,死了也会受重伤。

在低温环境下,受伤是极其危险的,因为没有人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帮助。往往摔倒的人并不是因为受伤而死,而是因为身体抵挡不住低温的袭击,最后被活活冻死。

除了容易掉下来、受伤、冻死,攀登珠峰的人还面临着另一个重大考验——稀薄的氧气。众所周知空气体中的氧含量会随着海拔的升高而降低,而在珠峰的高度,空气体会极其稀薄。

登顶时,几乎很多人都是筋疲力尽,往往是最需要氧气的时候,所以一旦没有携带足够的氧气或者有些人为了追求极限冒险没有携带氧气设备,就很有可能因为缺氧而发生意外。

在成功登顶珠峰的4000多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近几年科技发展后才登顶的。在各种登山设备还没有开发出来之前,任何人都很难通过自己的能力成功登顶珠峰。

自从1921年以来,人类一直试图征服珠穆朗玛峰。但由于种种困难,直到1953年才有人成功登顶。这个人是埃德蒙·希拉里,一个来自纽西兰的著名登山家。在当地尼泊尔向导丹津·诺尔盖的帮助下,他成功地从珠穆朗玛峰南侧登上了珠穆朗玛峰顶。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人登上世界之巅。

埃德蒙·希拉里成功登顶的故事让许多登山者看到了人类征服珠穆朗玛峰的可能性。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无数人去珠峰一试身手,很多人带着遗憾倒在了路上,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一些在攀登珠峰过程中不幸遇难的名人。为什么他们的尸体还留在珠峰上?

第一个受害者的代号叫“绿靴子”。你为什么这么叫他?因为他在攀登珠穆朗玛峰时穿着一双绿色的登山靴,非常显眼。他死后,队友们也根据这个特征发现他被冻死在一个小山洞里。

“绿靴子”的真名是王泽·帕尔乔,一个出生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土著印第安人。攀岩等探险活动从小就非常擅长,艰苦的环境锤炼了他强健的体魄和顽强的意志。长大后,他也成为了印度边境地区的一名巡警。

1996年,印度政府发起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挑战,聚集了全国各地具有丰富登山经验的爱好者。作为一个在山脚下长大的居民,帕尔乔自然对这次挑战充满信心。

于是他自愿加入印度登山队,并表示愿意用自己丰富的经验为队伍指明方向,与队伍一起完成这一神圣的任务。

印度政府也为这些登山者做了充足的后勤准备,不仅为他们提供了各种现代化的衣服和装备,还找人为他们准备了足够的物资。

按照当时队伍的规模和保障,攀登任务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但是当他们在帕尔乔爬到8500米左右的高度时,珠峰山顶突然刮起了一场剧烈的暴风雪,整个队伍瞬间被风暴淹没,彼此失去了联系。帕尔乔也在这次事故中分散了。

后来,暴风雪过去后,帕尔乔的其余队友重新集结。为了尽快完成登顶,他们不得不放弃对帕尔乔的搜寻,最终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

然后他们原路返回,希望在路上找到帕尔乔。然而,帕尔乔却没有他们那么幸运,队友们最终在一个小山洞里找到了他的尸体。

这具尸体穿着和他们一样的红色登山服,一直试图蜷缩在山洞里直到死去。他露在外面的腿被白雪覆盖着,他的脚是那双异常醒目的绿色登山靴。

当时暴风雪中,帕乔从山路上摔了下来,显然受了重伤。是他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他求生的欲望,他努力爬进洞穴去追寻生存的希望。然而最终他没能坚持住,他倒在了珠穆朗玛峰北部登山路线永远必经的唯一地方,成为了一个悲壮的“地标”。

20多年来,帕尔乔就这样“沉睡”在洞穴前,脚上的绿色靴子成了珠穆朗玛峰顶令人恐惧的标志,时刻警醒着每一个路过这里的人。

除了“绿靴子”,珠穆朗玛峰上还有一个令人遗憾的地标“睡美人”。“睡美人”的名字叫弗朗西斯·阿森蒂。弗朗西斯出生在美国夏威夷,那是一个美丽而温暖的地方。她的父亲是一名职业登山运动员。

冒险家令人钦佩,但仍需尊重自然。

受父亲的影响,弗朗西斯在很小的时候就对冒险行为非常感兴趣。她非常擅长冲浪、潜水、攀岩和爬山。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成熟,弗朗西斯越来越喜欢冒险。

她弗朗西斯不仅继承了父亲丰富的经验,也继承了父亲与生俱来的冒险精神和勇气。她年纪轻轻就征服了世界上的许多山峰,这使她迅速成名,成为登山界一颗耀眼的新星。

随着她征服名山山峰的步伐越来越快,可供她挑战的山峰也越来越少。由于相当孤独,她把目光投向了珠穆朗玛峰。她从未在登山中失败过,她决定让自己在不带氧气瓶的情况下攀登珠穆朗玛峰变得更加困难。

1998年5月,在丈夫的陪同下,弗朗西斯正式开始了征服珠穆朗玛峰的计划。虽然旅途充满了各种艰难险阻,但凭借丰富的经验,弗朗西斯和丈夫一次次化险为夷,最终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弗朗西斯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没有携带氧气装置的情况下成功登顶的女性登山者。

"爬山比下山容易。"古老的真理告诉我们,当一个人放下戒备时,那是最危险的时候。由于没有携带氧气瓶和其他设备,弗朗西斯在登顶的路上已经冻伤了。只是那个时候,她精神高度集中,以顽强的意志力坚持到了山顶。

然而,在下山的路上,冻伤的严重后果显露出来了。由于长期缺氧,弗朗西斯已经失去了正常活动的能力,她不得不呆在原地,承受低温缺氧带来的痛苦。

她的丈夫在她身边看着这一幕,却无能为力。陪了她一会儿,弗朗西斯的丈夫只好先把她安顿好,他赶紧下山求助。然而,等了很久,弗朗西斯还是等不到丈夫,她开始失去意识。

这时,一位英国探险家恰好路过这里。当她看到快要被冻成冰雕的弗朗西斯时,她急忙上前搭救。然而,这名探险者携带的氧气设备与弗朗西斯的面罩不匹配,没有办法对她进行抢救。

这位英国探险家为了保命,也放弃了登顶的机会,折返珠穆朗玛峰半山腰的大本营进行救援。然而,不幸的是,当英国探险家带着救援人员赶到时,弗朗西斯已经失去了呼吸,永远沉睡在了这座纯净的雪山上。

对这一事件深感遗憾的英国探险家也将弗朗西斯的感人事迹传到了美国,弗朗西斯丈夫的下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然而,这个人似乎是凭空出现的,所以人们也猜测弗朗西斯的丈夫已经遇险了。

果然,在弗朗西斯死后一年多,一个登山队在弗朗西斯下方不远处的悬崖下发现了她丈夫的尸体。然而,当时他急于救妻子,不慎从上方坠落,最终被冻死在珠穆朗玛峰上。

另一个著名的受害者是大卫·夏普,被称为“休息”。他是来自英国约克郡的一名34岁的工程师。虽然他是工程师,但他有丰富的登山经验。事实上,大卫早在2003年就曾前后两次尝试攀登珠穆朗玛峰,但由于天气恶劣等原因,不得不在海拔8000多米的地方返回。

所以,没能登上珠穆朗玛峰成了他心中的一大遗憾。他曾经想放弃这个想法,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但总是不愿意这样做。他还发誓要做最后一次尝试,不管成功与否。

2006年5月,大卫再次来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在那里他做好了登山前的一切准备,并对成功登顶充满信心。

所有准备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都必须在山腰的大本营呆上两周,以适应这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但大卫认为他已经习惯了,所以只过了五天就离开了山腰上的大本营。

而大卫拒绝了别人组队的邀请,决定自己登船。他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他计划的路线和时间的任何信息。甚至为了减轻负重,他将原本携带的氧气量减半,为更具挑战性的登顶做准备。

2006年5月11日,大卫正式开始了他的登顶计划。经过几天的攀登,他在14日凌晨到达了离山顶只有300米的地方。这时他已经筋疲力尽,渐渐放慢了脚步。当时,其他登山者陆续从大卫身边经过,他们热情地和大卫打招呼。

但大卫此时显然无言以对。后来,成功登顶的运动员返回后,在“绿靴子”的地标处发现了已经被冻得不省人事的大卫。此时的他由于极度缺氧已经摘下了氧气面罩,头发和睫毛上都挂满了冰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许多人看到了大卫的危险处境,但他们无法向他伸出援手。每个人的氧气只够支持他们回到半山腰的大本营。最后,失去援助的大卫被冻死在绿靴帕尔乔所在的山洞里。

“8000多米,你只能自救。”这是登山界非常残酷的认知。在那个海拔高度,如果你遇到危险,基本上所有人都帮不了你。因为这个原因,许多著名的登山运动员把他们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那座雪山上。

很可惜没人收尸体,但是冒险你要三思。

通过上面的描述,我相信大多数人大概都能猜到为什么没有人去收集这些伟大登山者的尸体。因为基本上所有遇难者的尸体都集中在8000米以上,那一段是最容易发生事故的地点,也是雪灾等自然灾害发生最频繁的地点。

即使是职业运动员,也要借助天时地利人和才能登上巅峰。当时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下山还得小心翼翼。他们根本搬不动那些因冰冻而略显沉重的尸体。

完成搬运尸体的工作,对每个人的体力和耐力都是更严峻的考验。现在的技术水平还远远不能做到万无一失,没有人能做到,更别说冒这样的风险了。

“绿靴子”帕尔乔的哥哥曾多次要求政府将他哥哥的遗体运回进行妥善安葬。印度政府也组织过多次行动,但都以失败告终。当得知哥哥已经成为“绿靴子”这样的地标时,帕尔乔的哥哥也深感遗憾地说:“这种说法很难接受,但是

我们家也没办法。"

这位英国登山家也对弗朗西斯的死负有责任,后来他试图将弗朗西斯的尸体带回美国。为此他还组建了一支专业的登山队,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他只能给弗朗西斯插上一面美国国旗,以示对她的无上敬意,让她回到自己的家乡。

“把她的尸体扔在珠穆朗玛峰上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显然我们不能把她带回来。”这位英国登山运动员在计划失败后有点沮丧地说。

任何伟大的事业都离不开牺牲。虽然像“绿靴子”、“睡美人”、“沉睡者”这样的结局令人遗憾,但他们的牺牲也为后来人树立了敢于挑战自我、突破自我的榜样。同时默默指引他们前进的道路,提醒他们危险。

许多外国登山者和冒险家成功登上了珠穆朗玛峰,那么中国的登山者是什么时候完成这一壮举的呢?其实早在1958年,我国政府就为登顶珠峰做了充分的准备。为了全力保障登山队员的安全,我们做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努力。

当时西藏的土匪还是比较多的,所以中央政府也派兵全程护送,修了一条从日喀则到珠穆朗玛峰脚下的路。后来经过整整一年的珠峰侦察活动,终于决定在1960年正式开始攀登珠峰的任务。

1960年3月19日,怀着登顶的决心,214人的中国登山队正式抵达珠峰大本营。这支几乎全部由年轻人组成的队伍,平均年龄不超过24岁。除了七八十名受过专业训练的运动员,其余都是后勤保障人员在背后默默奉献。

面对各种艰难险阻,大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胆怯。当时珠峰附近地区还存在一些领土主权争议,所以这次成功登顶不仅是个人的荣誉,也是国家的光荣使命。

在巨大使命感的召唤下,冒着牺牲的危险,1960年5月25日凌晨4时20分,王复舟、曲、贡布三人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在珠峰之巅留下了中国人的足迹。他们还将五星红旗牢牢插在了峰顶,向世界宣告了中国的这一壮举。

攀登珠穆朗玛峰在普通人眼里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但在那些骨子里充满冒险精神的人眼里,攀登珠穆朗玛峰是一项光荣的壮举。能活着完成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壮举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但我们也要向那些牺牲的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正是用他们的生命告诫我们,人类要时刻敬畏自然,永远不要忽视自然的力量,珍惜自己的生命。

原创文章,作者:助运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xuefunan.com/6947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